中国旗袍演变史四:民国之初--悄然过渡的旗袍

作者: 时间:2016-06-02 13:46:59 点击:

   20世纪初,中国政治风云跌宕。辛亥革命废除帝制,创立民国,剪辫发,易服色,摧枯拉朽,把属于封建朝代的冠服等级制度送进了历史的博物馆,这一切为新式旗袍的诞生创造了条件。

   辛亥革命以“驱除鞑虏”的口号推翻了满族政权,同时也使旗人?袍服走向了暂时的沉寂。三百年来终得一吐的对满族统治政权的不满,使“达拉翅”、“花盆底”等旗女的特征装束在一夜之间销声匿迹。旗人迫于政治原因多有改汉姓以避风头的,旗女则纷纷改作汉族上衣下裙或上衣下裤的打扮,这在军政要地及工商文化事业发达的大都会如北京、上海、南京、广州等地尤为明显。追求服饰的新颖时髦成为当时的社会风尚,时髦女子对政治与服饰流行有着双重的敏惑。伴随着革命而来的是思想解放与女权运动的风起云涌。旧的观念体系已被打碎,新的观念在尝试和碰撞中开始形成。西方传教士、商人、革命党人竞相创办女学,向寻求解放的女性灌输着来自各方的新潮观念。妇女从缠足陋习中彻底解放出来,时称“天足运动”。与此呼应,一度有开明人士倡导“天乳运动”,提倡革除传统的束胸习俗,但未得广泛响应。新式女性热衷参与政治,她们成立女性参政团体,倡导“国家兴亡,匹妇有责”,女子从闺阁一步迈向社会,活跃于社交、娱乐、体育、新式学校等各种场所,承担着诸多出头露面的社会工作。社会对女性的种种传统封建礼节限制,随之有所松弛,关于穿衣着装的繁文褥节,同时趋于简约。

   这时期的服饰呈现出前所未有的繁华景象,妆饰不囿成规,各行其是。“西装、汉装、满装并行于世”。上衣下裙及上衣下裤成为女子的时兴装束。

   此时裤装广受青睐,可算是妇女服饰改革的一大成果。传统衣着观念中,裤子素来难登大雅之堂,良家女子一俟成年出门或正式场合皆须系裙。旧式旗袍直身宽敞,袍里都配穿长裤(又分满裆裤与套裤两种)。民初风气开化,裤装外穿已不分阶丢,大家闺秀也乐意穿裤装以使自己行动轻便,合乎潮流。1912年左右流行的女短上衣配裤的着装,被称为“MODEMDRESS”。此时的裙、?裤流行用大花纹布料,如牡丹、海棠、菊、荷、梅、兰等。单色裙也十分普遍,礼服裙以红为贵。受日本式服装影响,“文明新装”开始流行,女学生与女教师爱着黑色裙,显得朴素、清纯、淡雅,并蔚然成风。??

   民国成立后,女子礼服按公布的服制为“上衣长与膝齐,有领。对襟式,左右及后下端开权,周身得加锦绣,下着裙子,前后中幅(即裙门)平,左右打桐,上缘两端用带”。基本上是清朝女装的发展,但民间婚嫁时仍然使用明式凤冠霞帔,都市则更流行西式婚纱。

   对西方文明的崇拜和向往,促使当时人们在服饰装扮上极尽模仿之能事。西式服装与西方生活方式几乎同时步人了都市流行浪潮。通都大邑领导时尚的女子常醉心于西式妆扮,西式大衣、套装裙、连衣裙与鸭舌帽等广为时人穿戴,丝袜渐为流行。服饰流行由追求新潮时髦的女性自导自演,当时的报刊杂志对国内外的时新观念、明星生活时有介绍,1914到1915年上海的热门期刊就多有涉及娱乐、服饰方面的内容,有意无意中宣扬着服饰上的偶像形象,为服饰流行推波助澜。加以海禁开放,商业贸易日益兴盛,洋货源源涌人,哗叽、羽纱、呢绒、洋绸、花布等进口面料充斥市场。西方的缝纫,裁剪方式也随之引人国内,而费工费时、工艺考究的镶嵌滚绣等传统手工装饰方式则用之日少。这种服饰有取西方之长、洋为中用的趋向,直接影响到日后新式旗袍的产生与变化,也促成了海派服饰风格的形成。

   民初10余年间,人们经历革命的洗礼为时不久,衣着观念、生活方式都处于新旧更迭的大转折时时期,旗袍也正在乱世妆扮中悄然过渡。旗女长袍外罩马甲的旧式穿怯己经显得颇为落伍,只是在偏僻的乡村,由于远离政治中心,交通不便。信息梗塞造成服饰上的因循守旧,人们还照旧式打扮,很大一部分承袭着清式装束。总体说来,旗袍在此时已退居到一个不太显眼的位置,不复昔日的显赫地位。此时的旗袍在廓形上变化不大,仍以清末的宽敞为其特点,领子由早期的无领或低领变化为“元宝高领”,最高时可与鼻尖齐平;袖子稍有收紧并略有缩短,至肘与手腕之间;袍身长度减短至膝与脚踝之间。旗袍线条造型仍较为平直,色调力求素雅,领、袖、襟等部位也用镶滚,但比以前简练概括得多,通常只有少许几道,绣纹也趋于简单。这时的旗袍已开始注重?体现女性曲线美,追求自然的装饰效果,?不复以装饰体现地位与身分,这与当时崇尚自然新生活的社会风气密切相关。时代潮流酿造着社会服饰的整体风貌。

   当时的服饰流行式样虽然千变万化,不断推陈出新,但并无现代意义上的时装设计师。服装样式的翻新变化往往历经千家万手才蔚成时代风尚。值得一提的是上海此时已成为全国时装流行中心,一衣一扣、一鞋一袜四方效仿。上海服装行业长期以来造就了一批精明的经营者和能工巧匠,他们对时尚潮流的微妙变化捕捉敏锐,善于将西方式样与中国传统款式巧妙结合,使得上海成为名副其实的全国乃至东南亚的一个时装中心。作为开放商埠,上海是富商巨贾和军政名流的荟萃之所,又是交际名媛和娱乐界明星的云集之地,因而上海最有可能成为新式旗袍的发祥地,开创并领导若干年后一个旗袍的“黄金时代”。

   (未完待续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