了解上海服装品牌的品牌文化解析

作者: 时间:2016-06-02 13:45:05 点击:

    在商业之手的推动之下,设计创意产业在上海勃兴,尤其在上海拥有相当水准消费者的领域,我们更能看到一些本土力量的崛起。虽然他们还不强大,但却引人思考。他们是代表着一种突破方向的“明日之星”。在他们手中,护卫着他日将点亮东西方时尚舞台的火花。下面,请跟随我们的笔触,来浏览一下此间的新锐风景。

   上海,是所有想在中国有所作为的的必争之地。近年来,不少国际品牌也选择了上海作为其在中国市场的首个“登陆”地点。其中的一大原因,就是其商业的成熟与发达。在“渠道成为先导”的时代,商业对于品牌的塑造至关重要。因此,尽管上海市场的竞争一直在加剧,但选择它,其实就是选择了一种战略布局。

   在商业之手的推动之下,设计创意产业在上海勃兴,尤其在上海拥有相当水准消费者的领域,我们更能看到一些本土力量的崛起。虽然他们还不强大,但却引人思考。他们是代表着一种突破方向的“明日之星”。在他们手中,护卫着他日将点亮东西方时尚舞台的火花。下面,请跟随我们的笔触,来浏览一下此间的新锐风景。

   从梅龙镇到长乐路

   曾经有人总结说,上海本地服装品牌的成功有三个条件:夫妻搭档、男管销售女管设计以及在梅龙镇开店。前两条应该是几乎所有家族服装品牌成功的经验,而第三条则说明梅龙镇这家店在上海的地位,以及百货渠道的战略意义。现在梅龙镇里的本土品牌包括:ZucZug素然、吉芬、子苞米、E+一嘉、德诗、欧时力等等。

   然而,出众的设计与创意让新一代的设计师选择了其他销售渠道,长乐路则在其中首屈一指,这条与淮海东路平行的马路目前聚集了众多与街头潮流品牌。许多人说长乐路已经有一些像纽约的SOHO区和东京的里原宿,不少国外媒体,如《美国先驱论坛报》等都争相报道长乐路。

   事实上长乐路已经成为一种符号,乃至一种标准,由于僧多粥少以及租金成本不断上升,设计师们开始寻找各种潜在的、有相似情调的马路开店,比如新乐路、泰康路、建国西路等等。

   代表店铺与品牌

   onebyone

   onebyone在长乐路有2家店铺,背后的三个人是王楚翘、秋昊和大熊。王楚翘和秋昊是苏州人,学中文的王楚翘直到大学时代,到苏州丝绸工学院去找同学玩的时候才知道有服装设计这个专业(跟她同学一个寝室的还有后来创立了“例外”品牌的马可)。毕业工作一段时间后,王楚翘与读室内设计的秋昊一起在苏州开起服装店。一次到上海游玩时,她们看上了当时还默默无闻的长乐路,于是关了苏州店铺,到上海发展。

   之后,秋昊从英国圣马丁学院进修归来,原来在美特斯邦威公司工作的大熊也加入进来。现在,onebyone在黄埔区一个厂房内有一个工作室,有十几个工人生产服装。除了onebyone,秋昊和大熊又分别以自己名字在进贤路和新乐路开设了店铺。

   秋昊和onebyone也成为了时装杂志的宠儿,秋昊自己都开玩笑说:“不知道为什么,一年上了六次《Vogue》。”

   EvenPenniless

   EvenPenniless翻译成中文是“即使一无所有”。设计师高欣原来是美特斯邦威的首席设计师,2004年创立自己的品牌,2006年1月开设第一家店铺,现在在长乐路也有两家店铺。

   ESTUNE

   这家两层半店铺的主人Alex也来自于美特斯邦威,不过在自己开店以后,他仍然在美特斯邦威工作,而为店铺货品设立的工作室他每周只在周六去一次。

   insh

   insh的李鸿雁原先学的是金融,毕业后由于对服装的酷爱,到拉萨尔学院继续学习时装设计,毕业后工作一段时间后创立了自己的第一个品牌insh。她将工作室搬进了泰康路田子坊,并在田子坊门口开设了第一家也是惟一一家insh自营店。

   insh是“inshanghai”的缩写,因此上海元素是insh服装的重点,而消费者也大多是老外。事实上,insh这家店和其他本地的代销业务的收入刚好可以打平公司运营的费用,而利润主要来源于OBM(原始品牌输出)出口,欧洲的一些精品时装店会订购insh品牌的服装销售,这或许可以给国内做OEM的出口企业一些启示。

   另外,李鸿雁还以自己名字的拼音“LiHongYan”推出了高级系列,经过两季尝试后,最近在田子坊里开出了一家专卖店。

   从陈逸飞到周成建

   谈设计谈创意,设计师是一切的根源,然而设计师需要伯乐去发现,特别是在中国服装产业尚未成熟的初期阶段。杉杉集团的郑永刚可以看作是第一位伯乐,张肇达、王新元、武学凯等中国十佳设计师都与他、与杉杉结有渊源。陈逸飞则可以看作是第二位伯乐,王一扬、王巍、张达等都先后效力于逸飞时装公司。郑永刚的企业家身与陈逸飞的艺术家出身,对设计师的影响有些不同,似乎分别表现在产业层面与艺术领域。

   而美特斯邦威的周成建为设计师带来的是“不走寻常路”的发展思路,不依靠女装传统的百货店渠道,而是自己到街边开设专卖店。这也许是在美特斯邦威耳濡目染而来的渠道与市场之道。

   下一位伯乐会是谁?我猜会来自于“富二代”。他们出生于80年代,留学海外,国际化视野和充足的启动资金,使得nothingisimpossible。不是他们还有谁?